万里追踪对于以色列来说必须将屠杀犹太人的刽子手缉拿归案

在以色列建国以后,为了给二战期间的犹太死难者复仇,以色列情报组织摩萨德一直在世界各地不遗余力地追捕前纳粹战犯,经过多年努力这项工作取得了极大的成就,尤其是在1961年对于艾希曼的追捕堪称典范,摩萨德首脑哈雷尔亲自率领特工前往阿根廷,把隐居在那里,屠杀600万犹太人负有直接责任的首席战犯艾希曼缉拿归案。

在整个二战期间,德国纳粹一共屠杀了600余万犹太人,而大屠杀者首脑就是阿道夫.艾西曼

。艾希曼最初是吸尘器推销员,1932年加入纳粹党,这个与希特勒一个姓氏艾希曼开始发起并开始执行希特勒的种族灭绝政策。被授予直接驱逐和屠杀犹太人的大权,

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冷血动物下令驱逐和直接屠杀了65万犹太人,此外他也是奥斯维辛集中营的首要负责人,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发明了用煤气毒死犹太人的所谓高效率屠杀手段

,在1945年3月,狡猾艾希曼并没有像其他纳粹官员一样被逮捕,也没有受到军事法庭审判,他利用德国战败前夕的混乱多次逃跑,乔装打扮一次一次地逃过了追捕,

十五年之后,已经无人知道他的存在了,实际上他依靠掠夺来的巨额财富,在1950年6月,他像许多的纳粹逃亡分子一样来到了南美阿根廷。

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得到关于艾希曼的藏匿地点十分偶然,时间是在1957年秋天,住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郊区,有一个叫罗泽的小姑娘正在和一个叫尼克的小伙子热恋,二人打得十分火热。尼克大约20来岁出生在德国,为了打动姑娘的芳心,

尼克向姑娘炫耀自己的父亲很有钱,在德国军队里做过高级军官,甚至有一次二人在谈及第三帝国中犹太人命运的问题上,尼克非常傲慢地认为,德国人如果把犹太人通通处死不是半途而废就好了,生性开朗的罗泽没有想到尼克会说出这种话,因为罗泽的血管里流着犹太人的血。

罗泽后来在和父母聊天时提到了自己这位奇怪的男朋友,她对父母说,虽然尼克拼命向自己献殷勤,但他曾来不邀请自己上他家去玩,甚至连他家里的地址都没有告诉罗泽,二人联系也是通过第三人进行联系。罗泽的父亲是当年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幸存者,他的双目就是在那段时间留下的,每当罗泽谈起男朋友一些关于犹太人的看法的时候,赫尔曼就在一旁凝神倾听。

有一天他让老伴儿读报给他听,当他听到以色列在悬赏党卫军头目艾希曼的消息时,赫尔曼一下愣住了,根据消息说此人潜伏在阿根廷,他立即联想到女儿那位奇怪的男朋友,于是他让女儿带着他,找到了尼克的那位朋友,从那里得知尼克家住住址,当驱车前往找到了该地址的话时候,发现上面挂着铭牌,房间的主人名叫施密特,

赫尔曼直觉感到他发现了艾尔曼的踪迹,即便不是艾尔曼也是一个纳粹,随即他把确认的消息告诉了德国总检察长,德国总检察长同样是受过纳粹迫害的德国犹太人,由于对于德国当局的失望,他把这条消息秘密的通报给了以色列,报告很快传到了以色列情报机构首脑哈雷尔的手中。

闪烁着路灯的余光照射在一个名为:西哈姆食品公司的大楼上,这实际上摩萨德的秘密据点,此时此刻的摩萨德首脑哈雷尔坐在那张没有装饰的办公室里,桌上放的就是刚刚发来的一条消息,说德国的总检察长以犹太人的名义向他保证,艾希曼就藏在阿根廷

,可是在此之前,以色列情报机构每天都会收到大量关于艾希曼的消息,后来证明多半是不可靠的,对于眼前的这个消息,哈雷尔同行无法肯定它的真实性,此外必须要绝对确保情报的准确性,摩萨德必须在情报绝对准确的情况下才能动手,

放下手里的卷宗,哈雷尔又仔细研究起关于艾希曼的生平和暴行,经过仔细思考,他决定放下其他的事情,一定要把艾希曼给抓回来。首先艾希曼的消息虽然知晓,但必须要做进一步调查,首先必须确定这个人就是艾希曼,对于哈雷尔来说,他希望得到最真实的凭证。

于是哈雷尔立即派出一名女特工和两名特工组成的特别小组,前往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对那位双目失明的报信人赫尔曼所提供的情报进行核实,

并进行更为艰难的秘密调查,摩萨德特工对阿根廷的情况来说比较陌生,调查的困难和复杂是可想而知的。

在1957年12月,哈雷尔成立一个特别调查组,在欧洲地区对艾希曼的家庭情况进行调查,万一这些人与艾希曼或其他人有通信的往来,这可能会成为找到艾希曼的重要线索,

这一项监视性的调查工作开始对包括艾希曼的父亲和他的4个弟弟以及艾希曼的妻子开始调查,一开始就是困难重重,因为哈雷尔对参加调查的人员做了严格的规定,不能让任何人感到是在调查艾希曼。在打他的主意,要是摩萨德方面稍有不慎,就会使艾希曼得到消息而立即逃之夭夭

。以色列特工用各种巧妙的方法隐藏身份,想方设法地与艾希曼的亲属进行接触,但是这些人都忌讳提起艾希曼的情况,尽管如此,特工们还是从欧洲调查中找到了新的材料和证据,

艾希曼确实藏在南美洲某国,他不愿与家人长期分类,即使在危险的时刻,也要想方设法与自己的妻子和儿子们生活在一起。

被派往阿根廷的以色列特工也开始分别调查,很快一份份秘密调查报告,源源不断地集中到了特拉维夫以色列摩萨德总部。阿根廷传来的消息,

尽管失明老人赌咒发誓的,说他的房东史密特就是艾希曼,然而经过调查证实,此人与纳粹毫不相干,二战之前他就居住在这里,而整条大街上连艾希曼这个名字都没听说过。艾希曼被断定为这只是打掩护的稻草人

,而如今就连史密特都已经搬家去向不明,另一方面在欧洲,由于艾希曼的朋友的谨慎,情况进展也不理想。

这时候,哈雷尔想出一条妙计,根据摩萨德特工人员掌握的情况,3月3日是艾希曼一个儿子小史密斯的生日,如果利用这个机会找到艾希曼的儿子,借口给他送礼物,再通过他找到艾西曼,

于是,派出一个以色列女特工他假装成一个追求小史密斯的单相思女子,苦苦追求小史密斯。从中得到了准确的情报,艾希曼就在阿根廷

。乐不可支的哈雷尔立即中断了其他工作,开始组织行动拘捕艾尔曼,随着计划的制定计划,必须要将一次成功。

窟,布宜诺斯艾利斯附近的费尔南多市,在一个闭塞小城的小区里有一座孤零零的平房,通过秘密监视中,他们将房子的布局及环境进行了拍照,同时为了证明房间的主人就是抓捕对象,他们还趁艾希曼夫妇的结婚纪念日注重家庭观念的习惯,认为他这一天肯定会回来的,

就在当天中午十一时四十五分,大街上的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特工进行了拍照,很快证实此人就是艾希曼,他的名字是克莱门特

抓捕行动开始了,哈雷尔亲自向以色列总理请示抓捕行动,他告诉总理行动已经成熟,但摩萨德没有经历过如此艰巨的任务,鉴于情况特殊,他本人准备亲自前往阿根廷指挥,活的弄回来最好,万一不行死的也行。但如何将一个活着的艾希曼缉拿以色列,而且不能让阿根廷官方知晓,实在是太艰难了,哈雷尔最初考虑的专机运输。但以色列没有开辟南美的直接航线。海运又太慢,这时候突然得到一个消息,

阿根廷正在操办独立建国150年庆典,阿根廷已向以色列领导人发出其邀请活动,哈雷尔决定以此为契机把艾希曼活捉到以色列,接受法律的严惩,直接打死他太便宜他了。

于是哈雷尔向以外交部的名义派遣一架专机,运送以色列代表团去阿根廷参加活动,哈哈雷尔决定在5月11日之前见,在阿根廷官方活动开始之前完成任务,于是哈雷尔组织了一个特别派遣队执行绑架任务,

特遣队由11名摩萨德特工组成,所有成员都是由哈雷尔亲自选拔的经验人员,特遣队到达阿根廷首都以后,在艾希曼家附近一个小旅馆里居住,他们虽然居住的十分简陋,但别称却是“宫殿”,行动代号定名为“堡垒”。

化名为克莱门特的艾希曼,此时每天都在以色列特工的监视之下,特工们掌握了艾希曼的活动规律,每晚7:40左右他会乘坐公交车在202公路站下车,然后步行回家,由于一直从事谍报工作,艾希曼当然懂得隐身之道,潜伏阿根廷以以后,他不断改名换姓,而且经常变换地址,一个地方绝对不会超过一年

,日夜防范犹太人对他的追杀,不能不说他小心谨慎,但只能说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哈雷尔在代号宫殿的据点召集所有人员参加开会,要求所有人员,务必谨慎小心,

为了所有受难的犹太人,务必让绑架行动顺利完成,万一失手被阿根廷警方逮捕,一口咬定是自行行动与以色列政府无关,没受到任何人和组织的派遣,若发现艾希曼逃脱必须将其击毙。

5月11日执行任务的特工准备就绪,于晚19:25分别乘坐两辆吉普车到达目的地。第1辆吉普车停在距离202公路交叉路口,距离车站大约10米的大街上,特工人员假装汽车出现故障,打开车盖站摆弄着发动机,好像在排除故障,

一个雷伊的特工,下车以后吸烟,两眼却高度的警惕的注视着远方,另外两名特工则坐在车里贴着车窗窥视着外面的动静。第二辆吉普停在202公路上更远的地方

,也是也打开了车盖,一名特工假装在排车气出故障进行修理,而坐在车上的特工也睁大着眼睛盯着公共汽车站的方向,

他们计划,一旦艾希曼下车走到附近的时候,第二辆吉普车会把远光灯打到最高,亮度使人眼花缭乱,这时候,第一辆吉普车上的特工会趁机缉拿艾希曼。

时间一分一秒都过去,公共汽车已经过去两趟,可化名克莱门特的艾希曼却迟迟不见人影,时间已经到了20:05,焦急的负责人用袖珍无线电向哈雷尔请示,回复是如果5分钟不见猎物全队撤回,就在这时又开了一趟公交车,一名乘客沿着街道缓步走来,“就是他”一个特工人员对的同伴说。

只见夜色朦胧中,艾希曼正在缓慢向他们走来,开灯,随着一声低沉的命令,两副强烈的汽车远光灯击射到艾希曼的脸上,照的他眼花缭乱,这时候,第一辆吉普上的特工人员完全做好的准备,假装散步一样,缓步走向艾希曼,

艾希曼缩在大衣里,衣领翻起,双手扎在口袋,迎着寒风相对走来,双方距离5米以内的时候,已经可以听到对方的脚步声,艾希曼双脚用落地很有力,显然有过正规的军事操练,雷伊快步的迎着对方走去,艾希曼一愣收住脚步,他的目光透过黑色镜框盯着雷伊,他似乎意识到事情的不妙,准备避让,还没等艾希曼反应过来,雷伊迅速卡住了爱心的脖子,防止他喊出声音,一举将其制服,第一辆车上的特工人员也迅速赶来,转身之间就把艾希曼塞进了汽车,整个行动从开始到结束不到一分钟

,夜色下,第二辆汽车上的特工开车在前面引路,第一辆尾随在后随即加快速度,按预定路线开往“宫殿”。

车中的艾希曼已经被五花大绑,他的头部被一名特工们紧紧的夹住,车内没有任何人讲话,而艾希曼听到的唯一一句话就是别动,否则立即干掉你。20分钟后,他们的汽车进入宫殿的院子,摩萨德特工立即关好房门,所有人第一次仔细看着艾希曼。让

摩萨德特工感到意外的是,艾希曼此时表现出了令人吃惊的合作态度,在他们面前这个神经紧张的老人,已经完全失去了当年党卫军的威风身

,这个令无数犹太人恐怖万分的刽子手此时却十分卑微,他们很难想象这个面貌和善的人会和杀人不眨眼的魔头联系起来。

。听着这个回答就可以证实眼前这个罪犯,化名克莱门特的人,就是罪恶滔天纳粹屠夫艾希曼,因为没有别人能这么熟练地说出自己在纳粹党内的党政编号,

尽管如此,摩萨德特工还是想从对方手中掌握更多的情况,你的真实名字叫什么?阿道夫.艾希曼。就是他了,现在就看如何把他运送回国了。

第二天在某处发生了一场车祸,一名以色列政府代表队的成员(特工)身患脑震荡住进了阿根廷医院,这位病人住院以后,他的各项情况每天都在好转,不久他就得到了一份由阿根廷医院签署的证明,意思是他可以返回祖国以色列继续治疗的许可证,

5月20日,病人按计划出院,两个小时以后,医院的出院证明证上换上了艾希曼的照片和姓名,并写有他的面目特征。现在即便是阿根廷特工人员拦住以色列国家航空公司工作人员的专车挨个检查,摩萨德也能对艾希曼的神志不清作出解释,他出了一次车祸。

艾希曼被套上航空公司的制服,特工将一只特制的麻醉剂注入他的肌肤,10秒钟后拜希曼就对周围一切失去了知觉,只能在两个人搀扶下行走

,在外人看来他是一个典型的脑震荡患者,到达机场以后,经过安检于11日零时,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机场以色列的专机不列颠飞机正式起飞。

飞机起飞以后,机长在请哈雷尔允许之后,向机组人员报告了此次飞行的特殊意义,有一位机械师得知以后痛哭失声。24小时以后飞机顺利到达以色列机场。

哈雷尔把一切安排好以后,立即驱车前往总理府,告知了一切,总理问道:你可以确定吗?绝对可以肯定,我向以色列保证,那么就由法官签署逮捕令吧,他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第二天,以色列总理古德里安召开以色列内阁会议,下午3:55分,这位14岁就投入犹太人复国运动,被美国媒体称之为有着钢铁般意志的犹太政治领袖,以色列开国总理,这一次却克制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他用颤抖的声音宣布。我向你们报告一个好消息,不久前以色列特工部门在南美洲某个地方找到了罪恶累累的纳粹罪犯阿道夫.艾希曼,现在艾希曼已被我国政府正式拘捕,由犹太人法官组成的犹太法庭将对艾希曼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对于犹太人犯下的罪行进行审判

消息公布以后,整个以色列沸腾了,人们欢呼着他们的英雄们,而对艾希曼的审判直到1962年5月29日事隔两年才结束

。以色列最高法院认为:艾希曼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屠杀犹太人最高责任者,艾希曼被判处刑

,艾希曼临行前对押解他的一个以色列官员说,希望你不久就会走上我这条道路,这是他生前说一句话。

艾希曼是纳粹德国屠杀犹太人的主要刽子手,是纳粹德国的屠杀犹太人的负责人,在被屠灭的600万犹太人中,大约有200万犹太人直接死于他手。艾希曼案件审判实际上是延续了纽伦堡审判创立的规则,一个人因为接受军事命令而犯下的罪名,他将承担作为一个人的法律责任,没有豁免权,这实际上是一个人类生存底线与人类与罪恶职责的冲突,乃至自然法则与人类维护生存的底线伦理。

About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